我的爷爷
查看:2039次 2020-12-22 来源:安徽长江钢铁

爷爷今年已经86岁的高龄,爷爷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和一双生满老茧的双手,皮肤晒的黝黑黝黑的,身材微胖,步履蹒跚。

只要想起爷爷,眼前的画面是他在佝偻着身子扫院子,是他坐在田间地头拔草,在菜地里捆白菜、摘豆荚,在大门口用果树剪子剪树枝儿……爷爷晚年的劳作大多是用手臂的,所以我印象很深的是并不高大的爷爷有双超大的手。爷爷劳作是极有韧劲和耐心的。一块荒地,爷爷带着小板凳去山地坐着清理,像拔鸡毛一样一寸地一寸地的清理干净。爷爷说年纪大了,闲不住,闲下来也容易生病,他这身“贱”骨头就是劳碌命,忙点反而没有毛病,吃嘛嘛香。如果闲下来不是这不舒服了就是那不舒服了,干点农活反而能活动筋骨。

爷爷喜欢看新闻,关心国家大事。每天晚上7点的新闻联播,爷爷都会准时收看风雨无阻。奶奶说这么多年了,哪怕是田里的农活没有干完,满身的泥巴。他都会坐在电视机前看完新闻联播在去洗澡。爷爷还有一个爱好就是读报纸。在现代这个信息社会,爷爷的床头摆放了整整齐齐一叠报纸,他会按日期按类型进行分类,早前还看到过爷爷把报纸剪下来,贴在本子上。

随着年龄的增加,爷爷的眼睛、耳朵都不如从前了,但他的记忆力却丝毫不差,总喜欢跟我们姐弟说他年轻时候的故事。爷爷当过兵,上过战场,是一名老党员了。在那个年代,交通、信息都没有现在发达,他们啃过树皮,吃过老鼠......只要提起过去,爷爷就会精神百倍。爸爸说很多事情他都忘记了,可爷爷却依然记得。

由于从小跟随在外婆身边长大,所以对于爷爷这个称谓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。爷爷是家里的独生子,爸爸也是家里的独生子,所以我很难明白那个年代的人,怎么会有只生一个孩子的想法。小时候的我经常看到别人家有姑姑,都会吵着跟爷爷要姑姑,问他为什么我没有姑姑,别人都有。爷爷经常被我弄的哭笑不得。

我不知道,在爷爷的心中有过多少辛酸与泪水,岁月无情地夺走了他的青春,在他的脸上刻下了重重的痕迹,但是,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为了生活而辛勤的样子,他伟大而又强壮的身影早已在我心中烙下,在强壮的背影下另一面竟是瘦弱与渺小。(范小飞)

地址: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太白镇工业园    法人代表:王光亚

电话(TEL):0555-2919724 销售:0555-2919451 传真:0555-2919117

Copyright2012 安徽长江钢铁股份有限公司    网站管理    技术支持:马鞍山金腾软件公司    

皖ICP备05002513号-1    公安备案号:皖公网安备 34052102000139号